亲子阅读近年成为一项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越来越被广泛关注和推广的家庭活动。美国政府提倡通过亲子阅读来促进儿童语言、读写能力的发展。首先应该肯定的是,亲子阅读是一种促进亲子互动、建立亲子间愉悦关系的活动。

研究者发现孩子每日睡前的读书时间的质量能极好预测他们的睡眠质量,并与孩子的内隐问题(焦虑、退缩等)的发生呈负相关,即睡前读书质量越高,孩子的睡眠质量越好,孩子出现内隐问题的概率越小 (Hale, Berger, LeBourgeois, & Brooks-Gunn, 2011)。

tooopen_sl_064852986529.jpg

鉴于在前面的章节我们已经探讨了关于“互相反应性适应”的亲子关系对孩子健康适应的重要性,这里我们主要看看近年来研究者发现的亲子阅读对孩子语言发展能力的影响。

荷兰心理学家巴斯 (Adriana G. Bus) 和她的同事对二十九项关于亲子读写活动的研究进行了系统的文献综述研究 (Bus, Van Ijzendoorn, & Pellegrini, 1995)。在探索亲子读写活动对儿童语言认知发展的影响中,他们提出了一个核心的发展要素——“萌发中读写能力”(Emergent Literacy)

“萌发中读写能力”是指儿童从出生起到掌握通常意义的读写能力前,通过与书籍互动的过程而逐渐形成的“读”“写”能力。1.jpg

巴斯之所以在研究中强调亲子阅读与这种“萌发中读写能力”的关系,是因为家长通过故事情节以及文字,用语音的形式传达给孩子,这不仅能拓宽孩子对外部世界客观事实性信息的了解,让他们熟悉文字与声音之间的联系,而且还能激发他们的文学素养。

这是一个由口头语言听说能力,向书面语言接受表达能力逐渐转换的过程。通过家长与孩子共同阅读的积累,孩子能逐渐感知到故事间的相似结构和常见的规律,逐渐理解更加高级和复杂的语法和叙事结构,完成向成熟的读写能力的过度。

tooopen_sl_122957871159.jpg

巴斯在研究中发现,学龄前亲子阅读的频率和质量能解释他们孩子“萌发中读写能力”发展中8%的变化。在心理学研究中,这被认为是一个中度到较强的效应量。

与此同时,在开始“亲子读写”的年龄与能力发展的关系上,他们也发现了显著的年龄效应:“亲子读写”对孩子语言能力的正效应会随着孩子进入系统的学校学习而逐渐减弱。

tooopen_sl_113430405774.jpg

在实践层面,亲子阅读的目标之一便是家长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孩子的视觉、听觉、触觉等——帮助孩子从“萌发中读写能力”向书面读写能力进行过渡,这是一个具有极大自由发挥空间的过程。例如,在读书之前,家长可以先让孩子翻阅书籍,通过书里的图画让孩子对书的内容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并激发他们基于图画对书中故事内容的想象,这就能在最大程度上利用书籍中的信息帮助孩子理解文本内容。

1546506256.png 
针对“是否可以向孩子重复读相同的书籍”的问题,很多家长选择了“否”;事实上,正是在重复阅读的过程中,孩子才能逐渐把文字的形状与发音结合起来,从而形成对二者认知的稳定关联。这种关联稳定程度会直接影响孩子在日后识字时的反应速度,即孩子对文字形状和发音结合得越好,他们在日后识字的时候反应得越快。